布久资讯

手机公海赌船可信吗|方洪波向左,董明珠向右

手机公海赌船可信吗|方洪波向左,董明珠向右

手机公海赌船可信吗,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枫冉

在刘姝威为好闺蜜董小姐摇旗呐喊七天后,深交所终于也在18日晚间给美的方洪波送去了警示函。

此前董明珠和方洪波两人分别在不同场合披露自家公司的业绩数字,深交所先给董明珠送函警告,但格力独董刘姝威发文质疑,

“在方洪波也有类似行为在先的情况下,证监局只给董明珠发《警示函》,是否选择性执法?”

由此引起热议,最终深交所选择了把一碗水端平,各打50大板。

有意思的是两家披露的业绩数字,几乎一模一样,那边厢董小姐说:“2018年格力电器预计营收将达2000亿元,税后利润预计超过260亿元。”

这边厢方洪波表露:“美的2018年预计税前利润超过260亿元。”

两个缠斗多年的对手,如今依旧难分伯仲。

但提起董明珠,路人皆知,提起方洪波大抵是无甚多人所知。

其实方洪波作为中国最为成功和传奇的职业经理人之一,使美的打破家族企业世袭传承制,一步步取得何享健深厚信任,最终何享健禅让,方洪波大权在握,其传奇性上丝毫不比董小姐差。

这两人有极多相似之处,亦有明显的相异。两个人都是从基层起步,靠刚毅、顽强、远见上位;但董明珠豪爽,而方洪波则更加内敛。

有人做过一个有趣的总结,“方洪波”这三个字中便暗含了方洪波一生的性格:方”代表固守与克制,“洪波”则寓意激情和涌动。

这种多面性恰是方洪波的真实写照,方在美的的前半段靠着克制、固守,巩固权柄,后半段则靠着激情和杀伐开疆破土。

01

方洪波总说自己运气好。

用“386的一代”与“92届”两个词概括自己的运气。

“386的一代”,即30多岁,出生在1960年代以后,“文革”之后上大学,1980年代开始起步,在1992年以后的市场经济大潮中飞速成长为新生代企业家。

1967年方洪波出生于安徽枞阳县的一个小山村。那是“一个在地图上也很难找到的农村小地方”,家里穷得连青菜都能成为奢侈品。

所以这又是一个老套的,千篇一律的贫寒学子靠学习改变命运的故事,但彼时的中国是若不是如此,还有更多“鲤鱼跳龙门”的逆袭方式否?

方洪波是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16岁。

成了华东师范大学年龄最小的学生。

那是80年代,开放、躁动、启蒙,人们对未来抱着深切的美好期望。

身处上海读书的方洪波则更能感受到这种时代的符号,上海人的精明和小资,在八十时代有特殊的气质。

方洪波甚至考上了研究生,中美关系和二战史专业,最终没去,但那张1987年的硕士研究生通知书,至今保留。

“当时有一种突破常规道路的想法,又兼具某种自以为浪漫的气质,故而放弃了。”

人时常会有一种自己在某个时候理解不了,克制不住的或浪漫、或冲动。你说不清对错,也判断不了成败,但是多年后,这些东西,就成了回忆的骨架,倘若没有这些骨架的做支点,人生似乎是没有支撑的。

放弃了研究生,方洪波远赴湖北十堰的二汽,成为一个国企中的一滴水。

1992年,那时的方洪波已经在湖北襄樊的东风汽车制造厂捧了5年的“铁饭碗”。

但是历史给那个时代的所有人打开了一扇窗,有的人跳出去了。

“东方风来满眼春”一纸风行,将邓小平南巡的消息公告天下,这篇文章的作者陈锡添正是方洪波的二汽同事,时任深圳特区报记者。

方洪波也南下了,凭着扎实的文字功底,成了美的,一家乡镇企业的内刊编辑。

每个月出一期美的内刊,这是方洪波的工作。他开始写稿,他的名字挂着“本报通讯员方洪波”,出现在广东和外省的报纸杂志上。

他写的一篇《美的舰长何享健》登上了南方日报的头版头条,南方日报编辑部还配发了评论。

何享健第一次看到了方洪波这个名字。

92年也是董小姐命运转圜的重要起点。

两年前36岁的董小姐辞掉化工所的工作,离开儿子,孤身去了珠海加入海利空调,也就是后来的格力电器。92年董明珠从安徽被调往市场早就被“瓜分干净”的南京,初一上任,就拿下了一张200万元的大单,当年的个人销售额突破了惊人的3650万元。

由此董小姐在格力内部崭露头角,为两年后临危受命成为格力经营部部长埋下注脚。

02

方洪波一直说不清何享健是如何看上他的。

1994年,何享健第一次带方洪波出差,去深圳看市场。方洪波没客气的将其观察到的市场情况进行了整理总结,并在见到何享健时适时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于是过一年,何享健每次出差都带着这个年轻人。

何享健表达过一个用人思路观点,60年代用北滘人,80年代用广东人,90年代用全国的人才,21世纪,用全世界的人才。

方洪波一出现,何享健就发现了他和自己的北滘子弟兵全然不同,名校历史系本科生,来自大上海,在国企中零距离窥视者那个时代最庞大资本的运转秘密,他的生活处处保持着与这个时代最近的距离。

何享健决定试试他。

第一个考验是广告科长。在南京金陵饭店的饭桌上,何享健用广东话跟方洪波说,你回去接广告科。

语气太随意了,方洪波以为老板只是要他找找广告科。猜测中,何享健又跟他说了一遍,方洪波才领会到到老板的意思。

此后,何享健把任何职位交给方洪波,都会用同样的句式:你去接一下某某部门。

方洪波第一份考卷就显示出不同寻常的眼界,1995年,方跳出文字的桎梏,说服老板何享健投入一大笔资金,使正处青云直上阶段的巩俐代言美的。

当时巩俐青云直上,充满热度和神秘感,通过一系列运作,“美的生活美的享受”,在巩俐的眼波流转中,成了当时流行的广告语。

96年底,何享健要方接销售公司总经理,一开始他拒绝了。因为当时的主管极其张扬,连老板都有些管不了他。

但半年后,何享健又一次要求方洪波接任时,方应了。

97年7月,销售公司总经理方洪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掉了过去的主管。

事后,有人砸了方洪波放在停车场里的一辆新款宝马。

何享健要方洪波把被砸的车开到美的总部的大门口,让所有人参观。

方洪波以此发难撤掉了90%的本地代理商,一批一批招聘新人,亲自面试。

这些本地市场代理龙头90%都与何享健认识多年。

有董事说在开会时说,方洪波把本地人全干掉了。何享健问起这件事,对方洪波说: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干掉陈旧代理商后,方又决定彻底改造销售队伍,大量启用应届大学毕业生,一年下来,方洪波在全国录取了19批大学生销售员。

次年空调大战,方洪波的营销军团做到了有空调的地方就有美的销售员。空调销量90万台,增速200%,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比1997年翻了一番。

更重要的是彼时正是美的发展史上的另一道坎儿。当地政府正力促美的、科龙和华宝三家企业合并,何享健坚决反对。结果1998年,方洪波掌舵销售的美的取得爆发式增长,一举扭转亏损,当年超过合并后的科龙和华宝,稳住了美的阵脚。2001年,美的完成了管理层收购,彻底成为一家民企。

98年7月一次活动上,何享健悄悄告诉方洪波:现在形势这么好,我最开心不是销售增长,不是挣钱了,是我判断没有错,没有用错人。

“君臣”关系至此变得亲密无间,毫无隔阂。

董小姐也当了销售经理,94年格力内部部分骨干业务员突然"集体辞职"。董明珠被全票推选为公司经营部部长。

1996年空调业凉夏血战。董明珠升为销售经理,宁可让出市场也不降价,带着格力23名个业务员力战别厂成百上千人的营销队伍,成为佳话。

那时两人便少不了交锋,但销售经理不过是两人的小试牛刀,好戏尚未登场。

方洪波有何享健,董明珠后面则有朱江洪保驾护航,都有人。

03

“有人把刀剑作为他的上帝,当他胜利时,他已经失败了。”

2010年10月29日,为了庆祝美的进入“千亿俱乐部”,美的组织了一场家电行业前所未有的盛大典礼。但在庆典开始的三天前,媒体人秦朔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美的盛世危言》。

文章中认为,美的跨入千亿元门槛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过去几年在销售端的过度激励,甚至是“暴力营销”。秦朔送给了何享健一句泰戈尔的名言:“有人把刀剑作为他的上帝,当他胜利时,他已经失败了。”

意思不言而喻。

但彼时美的绝大多数高层都处于追求高速增长的亢奋状态,千亿庆典上:“圆千亿梦想,创世界美的”的口号响彻,十几个城市的书记和市长以及广东省省级官员都前来祝贺。

没有人把这篇文章当真。

此时的方洪波从销售经理,到美的最重要的空调事业部的总经理,再到制冷电器集团总裁,步步青云,已是美的的灵魂人物之一。

还是何享健和方洪波先发现了不对——一笔大约价值3亿美元的海外订单出现了高达3亿元人民币的亏损,这种情况已经多年未见。

方洪波反思到,2010年之前中国家电公司所有的成功,其商业模式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即低成本和大规模。但这个模式现在失效了,美的公司的轨迹也大抵如此。

2011年年中,美的的财务数字出现了三年来的首次下滑。在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近六成的情况下,其利润仅仅增长了14%,除冰箱以外的所有产品均呈现利润的下降。

“慢慢瓦解,顷刻崩塌。”

这是海明威的小说《太阳照常升起》里描述商人破产的句子。

方洪波说,那时他听到了美的正在瓦解开裂的响声。

方洪波在做决定,何享健也在做决定。

方洪波要选择,本来自己只是美的匆匆一过客,要不要担负起彻底改革的无尽骂名和风险。

何享健要选择,即便是自己最信任的干将,但事关继承,最后的继承人到底是“禅让”给职业经理人,还是“世袭”自家子弟?

2012年,美的从来没有在一年间发生过这么多的大事。

2012年8月25日,美的集团正式宣布,70岁的创始人何享健“退位”,45岁的方洪波脱颖而出接棒美的集团董事长,并同时担任美的电器董事长和总裁。

其个人持股2.14%,是除何氏家族以外最大的个人股东。何享健依然控制着美的集团绝大多数的股权,儿子亦是董事会成员。

这一年美的亦完成了整体上市,何享健出让20%的股份给战略投资者。

更重要的是美的整体舵向的转移,舵手是方洪波。

“中国家电业靠低成本规模扩张的模式,已经走到了死胡同。转型意味着实现产品的领先而非继续做大规模。”

04

美的开始疯狂地砍产品线了。

方洪波把主营业务不相关的资产全部卖掉,主营业务里面2000多个型号一下子砍掉了三分之二还多。

接着其关闭了十多个工业园区和制造基地,变卖7,000亩厂房用地及工厂设备,彻底从天津和江门这样的城市撤出,包括美的此前在越南投资的一家工厂。

那些因“家电下乡”政策结束而过于臃肿的代理商队伍砍掉大半;首次将利润率作为重要的考核指标,推动大规模裁员。

所有人对这个新舵手的态度不一,有人期待他能够漂亮地调转船头;另外一些人则等待他成为一个笑话。

媒体唱衰之声不绝于耳,裁员更是不可避免被骂。

同行觉得机会来了,地方政府难以理解美的到底在干嘛?股价跌到谷底,董事会出现了意见分歧。

真是壮士断臂啊。

何享健看在眼里。2014年7月4日美的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兼副总裁蔡其武、黄晓明的辞职申请。蔡其武将不会在美的任职;而黄晓明将在美的集团控股股东美的控股有限公司任职。

蔡其武与方洪波于1992年同时进入美的;而黄晓明在1996年加入美的,均属何享健时代的老臣,两人都是董事会成员。

这次两人同时辞职被指是何享健为方洪波的集权“扫除障碍”。

一个的确是千里马,一个是真伯乐,而世间总是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坚决的调整之后,时间给出了真正的答案。2015年,美的一举扭转颓势营收达到1200多亿元,回到了2011年的水平,但净利润是2011年的三倍。

这家传统的制造业公司凤凰涅槃的转型,丰收了果实。

真是相似。

2012年也是董明珠的掌权之年。这一年,朱江洪退休,董明珠正式全面掌舵。“去朱江洪化”随后开始。董明珠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提到:格力真正有专利技术就是由此开始。

言下之意也否定了朱此前的成就,朱和董两人不像美的二人的无间,两人既是合作关系,亦有竞争,董明珠的强势和锋利也在此体现。

方洪波和董小姐在生活上的作风也很鲜明。

方洪波虽内敛但很潮,Giorgio Armani、Gucci等顶级品牌男装,是方洪波的家常便饭。名表,每年一只新款,名车,经常性更换最新款。

方洪波还喜欢打高尔夫,每个星期都要安排两次打球的时间。

这曾遭到董明珠的嘲讽:

“接下来要讲美的方洪波天天去打高尔夫球,你看那么大企业什么都可以这样,但是我不认为,我认为你做这个岗位你就应该克尽职守,你就应该在你的企业,可能很多的观点和别人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跟他们说我卖空调最快乐。”

但喜欢卖空调的董小姐,造手机,造车,要学美的搞多元化;打高尔夫的方洪波收购了东芝的白电,德国顶级的库卡机器人,要成为技术立身的科技集团。

应了那句话,人总会慢慢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只是两个人生轨迹如此相似的人,大抵既是对手,又是知己。